EM

  刷手机偶然看到这张速写,眼眶还是能够用涌出一股热流,我便想说说画里的这个女人。随便说点什么。

  在医院陪床的时候也不是很难过,我也没有什么作用。只是守在她旁边,想像着睡美人醒来第一眼看到英俊的我会怎么样。

  现在她已经好了。

  她前几天在电话里告诉我,苗崽现在太招人儿疼了!我倒觉着她变得更加可爱,皮肤变得白白胖胖,张口一来就是段子,每天开开心心地笑个不停。我也不住地为她开心。

  从前和她在同一个城市,如今我已经离她很远很远,她却还总记着给我打电话,苗崽啊,你过得好吗?这时候,才提醒了我,还有个人在等着我去看她啊!

  而那段不愿提及的痛苦的时光,就随着滤镜一起模糊了去吧。姑,苗崽过年就去看看你。

 

 

评论
回到首页
© EM | Powered by LOFTER